《罪恶王权》制作团队专访:探索自我的旅途(下) 银河正义使者

罪恶王权制作团队采访:探索自己的旅行(下)

《罪恶王权》制作团队专访:探索自我的旅途(下) 银河正义使者插图

银河正义使者

2021-10-02

《罪恶王权》制作团队专访:探索自我的旅途(下) 银河正义使者插图#

银河正义使者

FuRyu是一家很有趣的厂家。

我是说,在今年之前,我对他们的印象就只是“好像做了挺多游戏,但具体做了些啥不太清楚”,但《卡里古拉2》彻底扭转了这种印象——除了因为肉眼可见的贫穷,而导致的制作规格问题以外,这游戏作为一款JRPG,简直一点儿毛病也没有(具体的我就不在这里赘述了,感兴趣的可以点击这里查看)。

所以你看,作为“冷饭”的《卡里古拉2》都如此牛逼了,那么无论是卖相还是制作层面都和它有些类似的《罪恶王权》,自然会令人感兴趣——而我们也十分有幸地受到了云豹娱乐的邀请,和《罪恶王权》的制作团队聊了聊。

《罪恶王权》制作团队专访:探索自我的旅途(下) 银河正义使者插图1

当然,因为采访对象的繁杂,我们将这次的对谈分为了上下两个篇章发布:

第一篇访谈主要的受访对象是林风肖先生,他担任本作的制作人,监督,以及总编剧,此外还有负责本作的剧本检修与协力的伊藤龙太郎先生,共同参与采访——所以,第一篇访谈文章的重点,将会是《罪恶王权》的整体制作情况与剧情,这很有趣,是吧?

而第二篇访谈将会聚焦于《罪恶王权》的人设与音乐部分,担任角色设计的自由插画家so-bin与参与献唱歌曲的KAF(花谱/かふ),RIM(理芽/りめ),harusaruhi(春猿火),Isekaijoucho(ヰ世界情绪),KOKO(幸祜),CIEL等偶像,将会接受这次访谈——有很多人吧?

第一篇访谈在昨天我们已经公布了,如果错过了的话,可以点击这里回顾。第二篇,我们现在就开始。

《罪恶王权》制作团队专访:探索自我的旅途(下) 银河正义使者插图2

从左到右:so-bin、KAF(花谱/美丽)、RIM(理芽/)、harusaruhi(春猴火)、Isekaijoucho(世界情感)、KOKO(幸夫)、CIEL

Q:以前参加的作品,对罪恶王权的制作有什么启发吗?

so-bin:OVERLORD吧。与其说是影响,不如说林制作人自己也看过这部作品,所以才知道我。

Q:罪王权的角色设计非常鲜明,能简单地谈谈这种设计风格的来源吗?

so-bin:以红色和黑色为重要颜色。

《罪恶王权》制作团队专访:探索自我的旅途(下) 银河正义使者插图3

Q:我可以谈谈主角梵原岳人的角色设计吗?

so-bin:制作团队的指示尽量平坦,没有特色,最后成为现在的定案版本。但是,我认为他的思维(装备)以国王为主题,平淡和引人注目的落差相当有趣。

《罪恶王权》制作团队专访:探索自我的旅途(下) 银河正义使者插图4

Q:邦尼塔斯在预告中看起来很有趣,为什么设计成这样?

so-bin:千叶负责配音,故意使他成为兴趣成分更强的角色。

《罪恶王权》制作团队专访:探索自我的旅途(下) 银河正义使者插图5

q:除了主角,还有什么角色的设计?设计构想是什么样的?

so-bin:我喜欢游戏中的魔王。因为他们原本是我们可以操作的角色,所以我从自己认为如果这个角色成为伙伴会感到兴奋和期待的角度来设计。

《罪恶王权》制作团队专访:探索自我的旅途(下) 银河正义使者插图6

Q:3D模型化后,角色设计的特色部分会恢复吗?

so-bin:在脸部形状的部分,我对初期版本的3D模型提出了很多修正意见。我个人认为邦尼塔斯的3D模型很可爱。

《罪恶王权》制作团队专访:探索自我的旅途(下) 银河正义使者插图7

q:在《罪恶王权》中,对各自唱的曲子有什么感想?

KAF(花谱/突然):在动画中,我好像在用力诉说歌词,像拼命奋斗一样唱歌。在副歌的时候,我不想用假的声音,努力向前发出自己本来的声音。动的意思是虚无。对我来说,感到虚无后产生的不知名的焦躁感是这首歌在我心中的形象。

我在这种感情中拼命向前看的强烈意志伴随着歌词一起唱歌。

在世界混乱的孩子中,好像在周围说话,温柔地向听众提出问题,但实际上给自己听。我很喜欢用双手牢牢地抱住沉睡在心中的重要事物,只要珍惜那样的事物,世界就会被破坏这个歌词。这句话包含了包容自己一切的深厚爱情。

RIM(理芽/):我负责的曲子是喜欢游戏的邵川真先生的曲子,非常符合游戏世界观和主题。我希望玩家能感受到笼罩在黑暗中的最后领导人的感觉。

harusaruhi(春猴火):无论主题是愤怒、暴食还是色欲,唱歌时都要想象角色的感情对我来说是第一次尝试的经验,学到了很多,对自己也有了新的认识。

Isekaijoucho(世界感情):之前的归来,何光年的孤独、爱情奇这几首歌的歌词都有相当内向的感觉,通过这首歌和其中的人对话

歌曲的主题是嫉妒、怠惰和色欲,但我认为在内心深处的感情很难用这两个字说清楚。这些歌曲描写了生活在世界上的困难。

KOKO(幸夫):关于ASH,我努力在同一首歌中脱颖而出。使用假声和原来的声音,结合坚韧纤细的歌唱方法……

关于dear,以节奏为重点,给听众带来舒适的感觉。

曲风本身是想横向摇晃身体的风格,在歌声方面是想纵向摇晃头脑的唱法。结果,我连日常的声音都传到耳朵里,感觉是某种节奏的节奏偏执狂。

贪婪,是唯一以主题为曲名的歌曲。原因是贪婪是贪婪!让这首歌充满力量,像子弹一样快,还没有!更快!感觉,充满速度感的曲子。

在作曲家的功力加持下,认为三首歌曲都呈现出完全不同的风格,一定要听一听。

CIEL:我真的很喜欢村里的totakasamura演奏的钢琴和他写的语言……

你的愿望,你的愿望是以希望和日向为主题的歌曲,觉得不能使用强度,或者身体认为脆弱的自己也是自己的一面,伴随着那种弱性和脆弱性一起生活…

《罪恶王权》制作团队专访:探索自我的旅途(下) 银河正义使者插图8

q:如何看待歌曲与游戏的感情联系?

KAF(花谱/かふ):虽然这或许不仅限于游戏,但很多玩家们在玩这款作品时,可能根本不知道我是谁。而这些玩家们在深入了解过故事后,这些歌曲对他们来说就不是“花谱的歌”,而是“《罪恶王权》这款游戏的歌”。我认为这象征着我的作品和这个游戏真的一致,如果能达成这个目标的话会很开心。

RIM(理芽/):平时玩游戏的时候,自然地记住游戏的旋律,哼着。我希望我的曲子也能像这样自然地留下印象,让玩家在看角色时头脑中浮现出属于那个角色的旋律。

harusaruhi(春猿火):为优秀的游戏制作音乐很高兴。如果你在游戏中听到你的作品,你肯定会感到快乐和心跳加速。我非常期待。

Isekaijoucho(ヰ世界情绪):刚才也稍微提到,能成为游戏角色的人生和玩家之间的桥梁,让我感到非常荣幸。

希望能借由我的歌能让玩家了解各个角色在游戏中的心境。

KOKO(幸祜):我从小就玩游戏长大,所以知道能和游戏领域合作,我有种奇妙的感觉,分不清楚是现实还是做梦(笑)。

CIEL:我一直希望有一天自己的歌能被用在游戏里……没想到真的获得这么难得的机会,真的非常开心,非常感谢。

《罪恶王权》制作团队专访:探索自我的旅途(下) 银河正义使者插图0#

好了,这就是我们对《罪恶王权》制作团队第二篇访谈的全部内容了——怎么样?有兴趣的话,可以关注10月14日发售的《罪恶王权》。

祝您游戏愉快。

《罪恶王权》制作团队专访:探索自我的旅途(下),银河正义使者,《罪恶王权》制作团队专访:探索自我的旅途(下),

《罪恶王权》制作团队专访:探索自我的旅途(下)

《罪恶王权》制作团队专访:探索自我的旅途(下) 银河正义使者插图

银河正义使者

2021-10-02

返回专栏首页

作者:银河正义使者

原创投稿

评论:

在玩过《卡里古拉2》之后,让我愈发期待《罪恶王权》了。

FuRyu是一家很有趣的厂家。

我说,到今年为止,我对他们的印象只是好像玩了很多游戏,具体做了什么还不清楚,但是卡里古拉2完全扭转了这个印象。除了肉眼可见的贫困,制作规格的问题以外,这个游戏作为JRPG完全没有问题(具体的我不在这里说明,感兴趣的可以点击这里查看)。

因此,作为冷饭的卡里古拉2被逼得走投无路,无论是卖相还是制作水平。
和那个相似的罪王权当然很感兴趣。我们也幸运地被云豹娱乐邀请,和罪王权的制作团队说话。

《罪恶王权》制作团队专访:探索自我的旅途(下) 银河正义使者插图

当然,由于采访对象的复杂性,本次对话分为上下两章发表:

第一次采访的主要采访对象是林风肖,他担任本作的制作人、监督、编剧,还有负责本作的剧本检查和合作的伊藤龙太郎,共同参加采访

第二次采访以罪王权的人设和音乐部分为焦点,担任角色设计的自由插图家so-bin和参加献唱歌曲的KAF(花谱/突然)、RIM(理芽/)、harusaruhi(春猿火)、Isekaijoucho(世界情感)、KOKO(幸夫)、CIEL等偶像接受这次采访。

第一次采访昨天我们发布了,如果错过了,可以点击这里回顾。第二篇,我们现在就开始。

《罪恶王权》制作团队专访:探索自我的旅途(下) 银河正义使者插图3

从左到右:so-bin、KAF(花谱/美)、RIM(理芽/)、harusaruhi(春猴火)、Isekaijoucho(世界情感)、KOKO(幸夫)、CIEL

Q:以前参加的作品对罪恶王权的制作有什么启发吗?

so-bin:OVERLORD吧。与其说是影响,不如说林制作人自己也看过这部作品,所以才知道我。

Q:罪王权的角色设计非常鲜明,能简单地谈谈这种设计风格的来源吗?

so-bin:以红色和黑色为重要颜色。

《罪恶王权》制作团队专访:探索自我的旅途(下) 银河正义使者插图

q:主角梵原岳人的角色设计可以说话吗?

so-bin:制作团队的指示尽量平坦,没有特色,最后成为现在的定案版本。但是,我认为他的思维(装备)以国王为主题,平淡和引人注目的落差相当有趣。

《罪恶王权》制作团队专访:探索自我的旅途(下) 银河正义使者插图5#

Q:邦尼塔斯在预告中看起来很有趣,为什么设计成这样?

so-bin:千叶负责配音,故意使他成为兴趣成分更强的角色。

《罪恶王权》制作团队专访:探索自我的旅途(下) 银河正义使者插图

q:除了主角,还有什么角色的设计?设计构想是什么样的?

so-bin:我喜欢游戏中的魔王。因为他们原本是我们可以操作的角色,所以我从自己认为如果这个角色成为伙伴会感到兴奋和期待的角度来设计。

《罪恶王权》制作团队专访:探索自我的旅途(下) 银河正义使者插图

q:3D模型化后,角色设计的特色部分会恢复吗?

so-bin:在脸部形状的部分,我对初期版本的3D模型提出了很多修正意见。我个人认为邦尼塔斯的3D模型很可爱。

《罪恶王权》制作团队专访:探索自我的旅途(下) 银河正义使者插图

q:在《罪恶王权》中,对各自唱的曲子有什么感想?

KAF(花谱/突然):在动画中,我好像在用力诉说歌词,像拼命奋斗一样唱歌。在副歌的时候,我不想用假的声音,努力向前发出自己本来的声音。动的意思是虚无。对我来说,感到虚无后产生的不知名的焦躁感是这首歌在我心中的形象。

我在这种感情中拼命向前看的强烈意志伴随着歌词一起唱歌。

在世界混乱的孩子中,好像在周围说话,温柔地向听众提出问题,但实际上给自己听。我很喜欢用双手牢牢地抱住沉睡在心中的重要事物,只要珍惜那样的事物,世界就会被破坏这个歌词。让人感觉这句话中蕴含了包容自己一切的深厚爱情。

RIM(理芽/りめ):我负责的曲子是由相当喜欢游戏的笹川真生先生作曲,和游戏世界观与主题非常契合。希望能让玩家感受到笼罩在黑暗之中的最后头目的那种感觉。

harusaruhi(春猿火):无论主题是愤怒,暴食或色欲,演唱时都必须设想角色的感情对我来说是首次尝试的经验,觉得学到很多,对自己也有新的认识。

Isekaijoucho(ヰ世界情绪):“この夢に弔いを”,“何億光年の孤独”,“愛厭奇縁”这几首歌的歌词都蕴含着相当内向的感觉,让我觉得像是透过歌曲在和其中的人对话一样。

歌曲的主题是嫉妒、怠惰和色欲,但我认为在内心深处的感情很难用这两个字说清楚。这些歌曲描写了生活在世界上的困难。

KOKO(幸夫):关于ASH,我努力在同一首歌中脱颖而出。使用假声和原来的声音,结合坚韧纤细的歌唱方法……

关于dear,以节奏为重点,给听众带来舒适的感觉。

曲风本身是想横向摇晃身体的风格,在歌声方面是想纵向摇晃头脑的唱法。结果,我连日常的声音都传到耳朵里,感觉是某种节奏的节奏偏执狂。

##

贪婪,是唯一以主题为曲名的歌曲。原因是贪婪是贪婪!让这首歌充满力量,像子弹一样快,还没有!更快!感觉,充满速度感的曲子。

在作曲家的功力加持下,认为三首歌曲都呈现出完全不同的风格,一定要听一听。

CIEL:我真的很喜欢村里的totakasamura演奏的钢琴和他写的语言……

你的愿望,你的愿望是以希望和日向为主题的歌曲,觉得不能使用强度,或者身体认为脆弱的自己也是自己的一面,伴随着那种弱性和脆弱性一起生活…

《罪恶王权》制作团队专访:探索自我的旅途(下) 银河正义使者插图9

q:如何看待歌曲与游戏的感情联系?

KAF(花谱/突然):这可能不仅仅是游戏,很多玩家在玩这部作品时,可能不知道我是谁。这些玩家们深刻理解故事后,这些歌对他们来说不是花谱之歌,而是罪王权这个游戏之歌。我认为这象征着我的作品和这个游戏真的一致,如果能达成这个目标的话会很开心。

RIM(理芽/):平时玩游戏的时候,自然地记住游戏的旋律,哼着。我希望我的曲子也能像这样自然地留下印象,让玩家在看角色时头脑中浮现出属于那个角色的旋律。

harusaruhi(春猿火):为优秀的游戏制作音乐很高兴。如果你在游戏中听到你的作品,你肯定会感到快乐和心跳加速。我非常期待。

Isekaijoucho(在这个世界的感情):刚才也有点说,能成为游戏角色的人生和玩家之间的桥梁,让我感到非常荣幸。

希望借助我的歌曲,让玩家了解每个角色在游戏中的心情。

KOKO(幸夫):我从小就玩游戏长大了,知道可以和游戏领域合作,感觉很棒,不知道是现实还是梦想。

CIEL:我希望有一天我的歌会用在游戏中……没想到真的会得到这么难得的机会,真的很开心,非常感谢。

《罪恶王权》制作团队专访:探索自我的旅途(下) 银河正义使者插图10

就可以了。这是我们对《罪恶王权》制作团队第二次采访的全部内容。怎么样?有兴趣的话,可以关注10月14日发售的《罪恶王权》。

祝您游戏愉快。